证大“戴志康自首”余波:向上金服危险吗?
黄琪鑫 2019-09-18 来源:sinanews
前段时间,证大集团创始人戴志康自首,在整个金融界掀起一场舆论风波,向上金服也被卷入话题中心。

成立了6年的P2P平台向上金服,这个9月不太平。

前段时间,证大集团创始人戴志康自首,在整个金融界掀起一场舆论风波,向上金服也被卷入话题中心。

信息不透明、期限错配、关联交易、债转慢似乎已经成为向上金服的标签,但在逐渐沉寂的P2P行业中,向上金服仍旧持续运转。

但有投资人士认为,“向上金服去年就差点撑不住,然后一直债转慢。这个平台未来充满太多不确定性,或许会像PPmoney一样,阵痛过后又恢复了流动性,也或许会成为下一个信和财富。”

部分出借人退出难

让向上金服前景充满不确定性的一个重要原因,与退出有关。

出借人邓先生告诉记者,其于2018年5月投资的“向日葵365天”授权投标方案已在4个月前到期,但至今未能收回本息。令邓先生感到疑惑的是,在每天不到1%的速度排队退出的过程中,他仍在承接别人转让的债权。

据邓先生签订的合同,该投标方案约定的年化收益率最高可达18%,锁定期为365天,期满之后可申请债权转让退出。

导致邓先生至今仍在承接新的债权的,是当初合同中的自动投标工具。

根据向上金服官网介绍,授权投标是向上金服推出的与出借人主动投标并列的自动投标工具服务。通过此服务,由向上金服平台代出借人行使出借决策,撮合出借人资金及借款人项目达成出借交易。

这意味着,即使出借人的投资已经到期,在债转的过程中,出借人的回款仍被向上金服所占用复投。2019年4月初流传的《P2P平台备案试点方案》规定,网贷机构不得开展自动投标及其他委托投标业务。

因为通过“授权投标+债权转让”的模式环环相扣,看似天衣无缝却很可能涉嫌债权转让和资金端、资产端的期限错配。这一错配就掩盖在了授权投标和债权转让的名义之下,让监管机构、投资者也难以穿透看清资金的具体流向。

证大“戴志康自首”余波:向上金服危险吗?

业界认为,自动投标工具存在“钻空子”的违规操作空间,容易被部分不合规的P2P平台所利用,充当了类资金池业务工具。

向上金服官方客服人员坦称:“由于借款与出借的期限存在不匹配的情况,所以会导致部分出借人出现债转困难的情况。出借人需要等排队排到100%后本息才能全部收回。”

同时,向上金服客服还给出第二种方案,如果出借人不愿花费数月等待退出,可以转投到期便能退出的新标“向日葵Max计划”。

以邓先生为代表的部分出借人并不看好第二种方案,“本来老标就出不来,还让我投资新标?新标退出的钱,都是以前老标底层资产的回款而已。”

更有出借人在百度贴吧中留言:“奉劝那些托们,别再拉新手下水了,平台存在很大的潜在危险,两次咨询客服都说需要四到五个月工作日到账。七月份的到九月份债转进度才21%。感觉随时会垮。”

上亿元的关联交易额

公开数据显示,向上金服全称“北京证大向上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2013年7月在京取得营业执照。目前为北京捷越联合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越联合)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金为1亿元。

一年后,捷越联合于2014年7月创办了第二家P2P平台“向前金服”,运营主体为北京捷越联合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为5亿元。截至2019年9月17日,两家平台累计撮合交易1062亿元、借贷余额共计151.8亿元。

即使晚一年“出生”,向前金服的体量仅比向上金服少8亿,似有赶超趋势。捷越联合官网则宣称,向前金服是捷越联合旗下以智能金融服务为主体的领先金融科技平台,而向上金服仅为合作伙伴。

捷越联合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捷越领导已向监管部门汇报,拟将向前金服的实缴额再增5亿元,待监管批复后,捷越会在监管规定时间内将实缴提高到10亿元。

同样都是子公司,捷越联合似乎更偏爱“小儿子”向前金服,这是为何?

从向上金服出借人邓先生的合同中发现,他的钱被借给了娄底捷腾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六盘水捷众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等,皆属于捷众普惠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众普惠),股权最终穿透为汽车金融平台花生好车,而该平台的CEO就是捷越联合的实控人马晓军。

事实上,向上金服与母公司捷越联合存在大量关联交易。

据2018年度向上金服的合规检查报告,截至今年2月底,捷众普惠的股东、子公司以及关联公司共计107家公司,在向上金服进行的借款尚未结清,借款存量金额超过1亿元。

2

官方资料显示,捷越联合拥有大量的线下门店。自2013年6月成立,捷越联合在全国设立咨询服务机构超过160家,2015年高峰时期曾达到200多家,分布在全国20多个省份。

梳理发现,除了关联方借款,在向上金服2018年审计报告中,母公司捷越联合还欠向上金服8147万。

在你我贷、人人贷、宜人贷等P2P平台的合规报告中并未出现关联方借款、母公司欠款等问题,甚至在兄弟公司向前金服的合规报告中也未提及。

会被戴志康波及吗?

今年9月1日,向上金服的股东、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向警方投案自首,称其在经营P2P平台捞财宝以及线下理财的过程中,存在设立资金池、挪用资金等违法违规行为,且无法兑付。

9月2日,捷越联合便召开会议试图撇清关系,马晓军称证大对捷越联合的投资仅仅是财务投资,且投资主体是证大集团,证大集团不参与捷越联合的任何经营与决策。事件对捷越联合在法律上无任何影响,影响的只是媒体的舆论、员工及客户的信心。

事实是,最初成立向上金服时,戴志康才是大股东。

据向上金服公开资料,2013年7月,北京证大向上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由上海证大金融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证大金服)、德润天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润天恒)共同出资组建,分别持股62%、38%。

值得注意的是,德润天恒由袁成龙、马晓军、王晓婷于2013年6月18日成立,此时法人袁成龙仅26岁。这意味着,新公司成立一月不到,就和资本大佬戴志康建立了业务联系。更加巧合的是,就在德润天恒成立的同一天,袁成龙和王晓婷也成立了捷越联合。

2014年4月15日,上海证大金服、德润天恒分别将各自所持全部股权转让给捷越联合。股权变更后,捷越联合最大受益人为马晓军和戴志康父女,持股比例分别为47.12%、36.72%。

证大“戴志康自首”余波:向上金服危险吗?

马晓军曾透露,在戴志康投资喜马拉雅期间,捷越联合还曾购买喜马拉雅的股权。马晓军还承认,在前几年捷越联合债权紧张排队的时候,买了一些证大短期的债权,目前这些债权早已全部到期退出了。

向上金服副总裁罗永刚,一直负责财务、结算、资产管理和合规性等方面的工作,罗永刚就是证大集团出身,据官网介绍,其深谙互联网金融行业(特别是网贷行业)的监管规则和运作模式。

根据马晓军9月2日的说法,截至目前,证大集团在捷越联合拥有2000多万股权。

出借人邓先生表示,“但愿证大的事情别牵连到捷越联合,那样的话向上和向前也是前途未卜了。”


经济解读 宏观经济政策解读答案 金融理财产品网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1人表态,100%的人喜欢